当前位置:掌上书吧 > 掌家小农女 > 第一零八九章 风气不正,万事不通

第一零八九章 风气不正,万事不通

  这是什么跟什么,纵使是在为铺子之事烦心的小暖也忍不住想笑。

  赵守纯继续道,“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师侄送信给七师叔,请他派人来看看吧?”

  赵守纯虽已年过二十,但他自幼在上清宫习武学道,性格如其道号一样抱朴守纯、心无尘垢。

  他之前跟在田守一和刘守静身后,是个容易让人忽略的乖乖师弟。现在田守一被派去管账册,刘守静跟着商船出了海,贺风露又经常陪在秦夫人和二姑娘身边,跟在小暖身边的上清宫弟子,只剩下他一个。没了师兄师姐的话可听,赵守纯开始靠着他自己的脑袋做事,总想帮小师姑分忧解愁。

  他的努力小暖看得见,也不想打击师侄的积极性,便点头道,“看看也好,你给归阳观送个信,让他们派人来瞧瞧。七师兄那里就不必了,莫打扰他踏访山河的雅兴。”

  赵守纯应了,高高兴兴出去送信。

  自师傅说近来师门平安无事后,三师兄去了昆仑,七师兄周游四海,其他几位师兄也过得很是逍遥。

  为了师祖的事和道门劫难,他们劳心劳力地忙了快近二十年,小暖不想因为一点小事儿就去打扰他们。

  其实,她也蛮想潇潇洒洒走一回,踏访大好山河的,可惜她实在没工夫。不同于其他师兄们的两袖清风一身轻,小暖的情况跟大师兄很像,大师兄身上挂着上清宫的弟子徒孙,小暖身上挂着一大家子人,都是不得清闲的主。但她感觉到的不是疲累,而是沉甸甸的踏实感,上辈子被亲生父母嫌弃的小暖,喜欢相依为命的亲情。

  晚上,绿蝶来跟她汇报对益州分号各管事的处置,“他们贪了铺子多少银子,张三有和田道长都算得清清楚楚,其中有两人够得上扭送官府,奴婢让人将他们押了去。剩下的几个罚银双倍,赶出铺子永不录用。其中一人的堂兄也在咱们铺子里,正在查他与此事有无关联。”

  小暖点头,“一定要查底细,莫冤枉一个好人,也莫放过一个坏人。”

  “绿蝶明白。”绿蝶应下。

  其实在心里,她觉得赵书彦管理铺子的办法最好,铺子里的一人犯事全家连坐,这样才能镇住那些心怀不轨之人,姑娘的做法仁慈了些,她坚持要这样,绿蝶明白她的用心,但是有些人的可恶程度,远超出姑娘的想象。

  好在师姐帮着她训练手下人,用暗卫做事的方法去监察各处铺子的掌柜和管事,也不怕他们翻了天。真有哪个吃了豹子胆敢逆天犯错,接受了铺子规矩的惩罚后,绿蝶若是还气不过,就会穿上夜行衣去暴揍他一顿,保管他不死也去半条命,她这么做,就是要叫这些人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,知道什么叫疼什么叫怕!

  当然,她干这事儿没让姑娘知道,就如三爷吩咐的那样,这世上的黑暗和太多太深,能不让姑娘接触的就不让她接触,免得污了她的眼睛。

  “姑娘,就算将他们贪的银子追回来,益州分号还是亏了两三百多两银子。自益州分号开张后,就麻烦不断,您看咱们是否该把这里关了?”绿蝶请示道。

  小暖指了指椅子让她坐下,才道,“我后晌也在考虑这件事,思来想去,此处的铺子虽然进项不多,但它益州是水陆交通要道,咱们就算关了铺子,也得再租仓库存放货物。而且南来北往的客商在这里打尖,咱们关一家霓裳,会影响铺子的声誉,于全局不利。”

  绿蝶想明白了,“还是姑娘想得周到,就算不关,咱们这里的铺子也不能再用本地人打理。”

  绫罗霓裳各处分号,除了大掌柜和主账房,用的都是当地人,益州分号也是如此。这样做有诸多好处,譬如本地人更了解本地的行情,了解买布人的需求,能制订更合适的促销方法等等。但这种方法,在益州却失败了。

  小暖言道,“守纯说益州分号的风水不好,其实更大的问题是益州城的风气不好,这种风气,源于民风、源于官风。虽然三年前的私开铁矿案,朝廷几乎将益州的文武官员杀了个干净,但本地的吏仍在,官在上吏在下,官下令吏行事,就算官是好的,但吏的风气不改,也难从根本上整治本地的风气。风气不正,万事难行。”

  当晚,小暖给三爷写信时,也提到了这件事,并感慨地写道,“官为走官,吏为本地土生土长的吏,官强尚好,若是官弱,被吏糊弄架空,形同虚设。所以,肃清官场不能只抓官不管吏。”

  此时的小暖也没想到,她这些感慨会在三年后大周的各级衙门掀起轩然大波,这场风波不止波及了大周所有官吏,也差点掀翻了她与三爷的小船。差一点,小暖就要撇下三爷,带着家人打包跑路了。

  这封信送出去后,小暖与绿蝶商量着,益州分号上至掌柜、账房,下至卖货的伙计,都不用本地人,而是从济县平调一批人过来。在这些人到位之前,益州分号的生意先由田守一打理着。

  田守一是算账管铺子的好手,而且他武功高强,用嘴说不通的时候还可以用拳头,拳头说不通了还可以用脚、用剑,小暖对他是百分百的信任和放心。

  留下田守一,小暖带着人返回济县时,离着月底只有两天了。秦氏见到小暖,忧心忡忡地问起铺子和南山坳的生意,“你一下开买了是个田庄,招揽这么多工匠,能吃得住么?”

  小暖笑道,“这次的确有些冒险,但咱们现在不冒这个险,三年后的局面就打不开,到时就举步维艰了,所以现在冒险是值得的。就算咱们没押对输了,只要田庄和工匠在,咱们就能把铺子的将来掌握在自己手里,不受气。”

  “虽然靠着女儿如今的身份,别人也不敢给咱们气受。但女儿还是想靠真本事而不是身份压人,将生意堂堂正正地做大。”

  秦氏听明白了,“成,你尽管放手去干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就算铺子赔了个精光咱们也饿不着,不怕。”

  “嗯。”小暖靠在娘亲身上,感受着来自母亲的脉脉温情。

  秦氏一下一下地轻拍着小暖的背,“娘知道你想做大生意,不过小暖啊,你明年就要成亲了,该置办的嫁妆咱们得置办上,总不能空着手嫁过去,你说是不?”

  小暖一僵,她现在正是用钱的时候,置办嫁妆的事儿其实可以拖到明年四月再办,可娘亲这里肯定说不过去。于是小暖应道,“女儿想办法,挤出一些银子来置办嫁妆。”

  <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